在 CCTV-4 做同传直播的感受


同声传译频道 北京世纪同声翻译社
         

伊拉克战争打响后, CCTV4 即对第二次海湾战争做了大视角、全天候的直播。观众们也不难发现除了电视台邀请了大量军事、政治专家外, CCTV 又拿出了一件新式武器:同声传译。

通过同传译员将海外媒体对海湾战事的报道向国内观众进行实况直播,这无论是在我国电视直播,还是同传事业的发展道路上,都可以说是开了先河。

此前,仅仅有为数不多的几次国家领导人的记者招待会转播中,或申奥会中,观众们听到过译员声音的实况,但此前的翻译无论从时间上、内容上及难度上都无法同本次转播相比。

在战争打响之前,中央四台早就为利用同传进行实况直播做了充分、大量的准备工作,原打算请外交部的高翻出山,但由于一些政治上的敏感原因,无法成行。

电视台后又通过有关渠道,找到了北京著名的自由职业译员, 张炜 先生,并请他组织人员为 CCTV4 做战况同传直播,张炜为些也做了充分的准备,并照台里领导的要求在梅地亚宾馆待命出征,一趴就是一周多。

战事正式爆发之前, 张炜 先生已与 谢卫红先生率先在电视台直播了一场联合国安理会布里克斯及巴拉迪二位首席核查员向安理会提交的报告,收到了很好的效果,可谓小试了一把牛刀,为下一部的战争直播积累的经验。这就为战争爆发后,央视再次启用同传,并将其规模扩大,奠定了基础。

3 月20 日,美英联军正式发动了对伊的攻击,CCTV4 也当即调动了全班人马展开了 “ 伊战 ” 的报道,其中包括同传译员的参加。当时, 张炜先生由于在日本参加 “ 第三次世界水论坛 ” 的翻译工作,无法立即赶回北京参加实况转播,失去了在转播一开始大量通过同传对战况进行报道的机会,但他为央视安排了其他三位业界知名的译员,田遥、施立民及谢卫红,前往助阵,各个都有良好表现。

据央视四台领导讲,田遥的翻译很有味道,其声音又有一种迷人的磁性,播出后,不断有记者打来电话要求对其进行采访。当笔者将此话 向田 先生转达时, 田先生开心的一笑后说道,我这不算什么,只是一种认真负责的职业表现而已,目的就是让国人知道世界上所发生事情的真象。

此后几天中,前往电视台参加直播的译员还有,张炜、许建应、胡利平、张多一、冯京葆、高丹非、邬建军、王若谨等。另外,央视为了更加公正、全面地对战事进行报道,还特意请到了北京外国语大学及经贸大学的阿语专家齐明敏、张宏、丁隆、薛国庆等加入了同传直播的队伍,直接以阿拉伯半岛电视台及其它阿语节目为信号源,为广大观众进行战事同传直播,使报道内容更加丰富、客观。有的阿语专家尽管此前没有做过同传,更不用说上电视台的直播室进行同传直播,其紧张程度是可以想象得到了,尽管如此,他们还是通过自己的丰富知识和敬业精神给广大观众带来了不凡的表现。

此次直播有什么新的感受?第一,就是一个字 “ 累 ” 。有一天,由于人手不足,张炜、胡利平及冯京葆三人从晚上六点进直播间,一直轮流工作到凌晨三点,早上七点又回到了直播间,一口气又工作到晚上六点。第二是压力大。大家都感到,此次翻译工作责任重大,有一种说不出的压力。第三是难度大。就这一点,可以多讲一些想法,因为这里是翻译网站,大家到这里来基本上也是为这一个目标而来的。 1 、军事术语多,平时做翻译时接触军事内容很少,有许多专业的术语不熟悉,如 BDA , battle damage assessment, military assets, etc. ;武器的名称也是五花八门,如, tracer, storm shadow, army rangers, etc. ;此外,地名也要翻译得与电视及其它媒体使用得相一致,所涉及的基本上全是阿拉伯的地名,发音不熟悉,很不容易翻译准确,如, Al Faw, Umm Qasr, Romela, etc. ,如再有一些小地方的名称的话,就更不容易译准确了。 2 、士兵讲话不清楚,俚语多,速度快、逻辑差。有时还要接从阿语译成英文的版本做翻译,在同传专业中叫 “ 接 RELAY” ,经常两种语言的声音混合在一起,听起来有相当大的难度。 3 、声音信号总的来说还可以,但有时候只有 8kbps ,如视频电话的翻译,大大低于平时可以接受的信号水平。翻译在战场上的报道时,可听到坦克或大炮的轰鸣声,对翻译产生极大干扰。 4 、电视节目的英文速度奇快,每分钟的字数时常在 250 个以上,大大超出了本行业规定的 100--150 字 / 分钟的要求。此外,多数节目的播报都是照稿宣读的,而译员手头是不可能有稿子的,因此,很难跟得上、译得全。 5 、无法做太多的准备,战况每天都发生变化,太多意料不到的东西。 6 、直播压力大,要讲话清楚更为不易,观众有时可能会下意识地与播音员的讲话口齿清楚度进行比较,另外,因为电视是最能使人的缺点放大化的媒体,这就使译员处于十分不利的境地。 7 、要把握住 “ 宣传口径 ” 。为了保持我国电视台报道的公正性、如实性,有些单方面的偏激内容不宜播报,如所谓的 “ 解放伊拉克 ” , “ 萨达姆流氓政权 ” ,及辱骂布什总统、布莱尔首相等人的词语,对于这些内容要现场做一些 ” 技术处理 “ ,不能不译,也不能全译,这就会让懂英文的观众感到译员在胡编乱造,有些同事甚至还因此受到了一些观众的批评,这也对翻译带来一定难度。 8 、要求翻译的片段出现得 ” 太突然 “ 。一般是要求译员翻译 CNN 或半岛等电视台传送的信号,导播看到某一段内容有新闻价值,便会马上将镜头转移过去,并请译员当即译出,由于译员没能够连续看到这一节选的前面内容,很把握住其内容的完整性,甚至二、三分钟的内容一下子就过去了,译员还没有搞清楚听到了些什么 东西。 9 、逻辑性的把握不易。因讲话速度快,有时只能 ” 跳跃式 “ 的抓大意地翻译,有同事讲这是 ” 去粗取精、去伪存真 “ ,但这样做有可能会失去中间一些关键的逻辑性连接内容,使译员翻译出来的东西听上去驴唇不对马嘴,即使你想现场编造,也造不出来 。以上的问题,有些是可以克服的,有些是难以解决的,无论如何,这是一次很好的尝试,也是对译员提出的新的、更大的挑战。